我的购物车0
比特币的价格到底有没有被操纵?
2019-01-22 18:53:33 作者:Apatheticco 查看数量:5986 来源:巴比特资讯
摘要: 本文作者为经济学家、金融市场分析师Alex Krüger。


在论文《比特币真的没有被Tether操纵吗?》中,学者John Griffin和Amin Shams调查了USDT是否被用来操纵比特币的价格。

论文发现,“市场下滑后很快就会出现用USDT购买比特币的行为,导致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它还得出结论,这种规律“不能用投资者需求来解释,但最符合基于供应的假设,即USDT被用于提供价格支持和操纵加密货币价格”。

笔者发现该论文突兀地得出了一个没有根据的结论,显示了作者对金融市场缺乏了解,并做出了误导性陈述。这也提醒我们,不要盲目地只关注数据,我们也要注意常识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论文发布在社会科学研究网络(SSRN)上,该网络允许研究人员“在同行评审出版之前得到别人的支持。”因此,据笔者所知,Medium上发布的这个版本的文章尚未经过同行评审。

当回报为负时,Tether用于购买比特币

该论文称“当回报为负时,USDT被用于购买比特币,但在价格上涨后我们没有发现大的Tether流动量”。然而,笔者认为,这种规律并不能表明市场中存在操纵。

来源:John Griffin和Amin Shams的论文

在市场下跌后,看到有人用USDT购买BTC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在美国股市暴跌之后看到有人用美元购买亚马逊股票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牛市期间尤其如此。这是基本的常识。

如果发现此类购买的量较大,导致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这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寻常。文章似乎将投机与操纵混淆,忽略了将buying retracements(在市场回调时买入)作为交易策略的有效性。

此外,比特币价格下跌之后往往是USDT/USD产生正向溢价时发生。这很可能是由于交易者大量将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兑换成USDT而引起的。

当USDT/USD的价格从1美元的挂钩大幅偏离时,套利者会受到激励进行套利活动。巴比特此前的文章也介绍过稳定币的套利机制。因此,看到大量USDT从Bitfinex流动到USDT交易所购买BTC并不会让人感到意外。请注意,Griffin和Shams论文中讨论的数据是在2018年11月28日之前获得的,而从那天起Bitfinex不再是USDT事实上的发行公司。

套利示例(假设2018年11月之前的情况):USDT/USD在交易所达到1.03。因此,Bitfinex交易所的BTC/USD与Poloniex交易所的BTC/USDT之间的价格产生3%的差价。交易者将在Bitfinex上卖出BTC获得美元,以USDT的形式取出美元(Bitfinex兑换比例为1:1),将USDT转移到Poloniex,用USDT购买BTC,将BTC转移到Bitfinex,卖出BTC,最后获得3%的收益。

Tether曾用于稳定价格

确实,Griffin和Shams论文的结果证明了USDT发行公司推出USDT以稳定比特币价格。然而,USDT用户当然也可以购买USDT转移到其他交易所来稳定比特币的价格。所有市场都有大型市场参与者提供价格支持,但这不一定意味着市场操纵。

Tethers的流动量对交易所间的差价不敏感

这篇论文确实揭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规律。USDT的流动应该与USDT/USD汇率的变化密切相关,或者与法币、USDT交易所之间的差价密切相关(两种情况实际是类似的)。然而,论文结果显示,USDT的流动“对BTC/USD交易对高度敏感,但与USDT/USD交易对没有多大关系。实际上,USDT的流动量对USDT/USD的第一和第二滞后(lag)不敏感。它在较高滞后时确实变得非常明显,但其反应的幅度远小于BTC/USD交易对”。

来源:John Griffin和Amin Shams的论文

首先,这些陈述具有误导性。具体而言,将USDT的流动与BTC/USD交易对的关系分类为“高度敏感(highly sensitive)”是被夸大的,并且混淆了影响的大小与影响的显著性。更准确地说,比特币收益与美元流动(或套利利差)相关,相关性小但统计上显著,正如上面的β(数值小)和t值(高数值)所示。鉴于论文中报告了标准化的系数,查看表A中的左上角单元格,我们可以得到,对于滞后的比特币收益,1个标准差单位的减少对应USDT流动量0.06个标准差的增加。

其次,调整后的R平方值非常小,表明回归模型至多解释了因变量总方差的0.4%至1.5%,这可能表明结果不具有“实际显著性”。

第三,论文的解释似乎依赖于一个重要的假设。论文称,滞后的比特币收益(LBR,lagged bitcoin returns)对于预测USDT流动量很有意义,但滞后的USDT收益(LUR,lagged USDT returns)并非如此。这种假设似乎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对应LBR的预测变量几乎总是具有统计显著性,而对应于LUR的预测变量大多不具有统计显著性。然而,仅仅因为一些预测因子是“有显著性”而其他预测因子是“不具显著性的”并不意味着它们彼此之间存在显著的差异。类似地,即使一个估计值低于另一个估计值,在统计中产生的影响也可能没有什么不同。

第四,比特币价格下跌往往在USDT存在正向溢价(导致Bitfinex交易中的BTC/USD交易价格高于BTC/USDT)后发生。因此,论文认为USDT流动量“对BTC/USD交易对敏感”(即使实际上没有那么敏感)。这种关系在极端价格下跌时出现的情况可能解释了这种低敏感性。

第五,正如刚刚解释的那样,有证据表明LBR和LUR之间存在交互作用。该论文没有对此进行测试,但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需要了解。论文发现,保持LBR不变,LUR对USDT流动量没有显著影响。但是,如上所述,LUR对USDT流动量的影响取决于LBR。当LBR非常低时(当发生价格暴跌时),LUR与USDT流动量正相关。

结论

笔者并非完全否定论文的结论,只是质疑其中一些的有效性并提出其他解释。笔者认为,论文突兀地得出了一个没有根据的结论,并做出了一些误导性陈述。

在市场下跌之后,的确经常有人用USDT购买比特币。但是,这没有论文中说的那么不寻常,可以通过市场参与者的需求(在价格下跌中买入,或跨越交易所套利)来解释。它不能证明市场存在操纵活动。

原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350148

0 +1
标签: 比特币 价格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