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0
算力君拍案:大渡河沿岸矿场整肃,四川已不是一片乐土
2019-06-06 10:12:39 作者:算力君 查看数量:7603 来源:陀螺财经
摘要: 发源于青海玉树的大渡河一路奔腾南下,中途绵延一千多公里,最后在四川省境内汇入岷江。丰沛的大渡河携着高原的势能,在地势起伏多变的四川境内,时而急冲时而缓流,时而站上高山时而又淌于深谷,而这其中蕴含的庞大能量早就被人类所觊觎!


据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止1987年大渡河流域(包括支流)上已经有大大小小434座水电站,装机520台总容量达8万千瓦。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大渡河上的水电站项目仍然陆续在建。深溪沟水电站、大岗山水电站、龚嘴水电站、铜街子水电站、沙湾水电站、安谷水电站等项目都是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新立项的水电项目。人类在对能源的追求上向来是不留余力的,像大渡河这样的水系在四川省境内还有不少,他们最终都会被筑坝蓄能发电。然而被生产出来的清洁电力能源在经济本来就不太发达的四川省就显得有点多余,于是就有了我们下面要讲的故事。

一:百万矿机进川,电力换美金看起来似乎是一门好生意。

如果从整个世界的大视野来看,能源的总体上还是处于短缺的状态,而市场就是一隻看不见的手,通过价格机制调动生产环节上的各方寻找最为经济、效率最高的生产方式,这种宏观经济规律放到四川省的水电领域同样完美设配。

电力价格是使四川省成为汇聚全球百分之七十比特币算力的决定性因素。“山西七毛/度、内蒙能给到5毛/度、而四川我们拿电只要不到两毛/度”资深矿工老关给对算力君讲。

老关是15年入川的最早一批比特币挖矿者,也是四川水电挖矿的第一批先行者。“比特币从8000跌倒1000多实际上逼着大家找新的生存空间四川就是这样被发现的。”在老关的经历中比特币暴跌迫使矿工们四处寻找出路,而四川在全国众多省市中最后脱颖而出,被矿工们证明是最适合挖矿的天然乐土。

地广人稀、深山处人迹罕至、常年气温低、经济欠发达人力物力都便宜,最重要的是这里遍地水电站,电多到用不完。这一切与高耗能、高噪音、高散热日夜不停运转的比特币矿场不谋而合。当然还有为了经济效益而睁一隻眼闭一隻眼的有关方面。

中国人一向机灵,四川的商机短时间内就在矿圈内被疯狂复製,大量的矿机入川淘金,一年间从零星到百万级别的疯狂扩张。老关站在山顶向远处指去,夜空下的大山深处有一处处泛着绿色光源的点,老关告诉算力君讲每一处光源就是一个矿场。现代科技与原始的环境通过电力为纽带,横阔数千公里最终汇聚在四川的山水之间,一切好像并不违和。

挖矿实际上也遵循边际递减的效应,比特币每十分鐘固定产出一个区块奖励,而以前假如有是一共有十个人在争,现在起码有一百人同时在盯着这个奖励。僧多粥少是老关在业内的切身体会,一开始入川的时候三四千吨水能够产出一枚比特币,现在估计耗能已经上去好几倍了,但是矿机还在日夜轰鸣,因为比特币的价格在涨,而电力在丰水的季节被几乎无成本的生产出来,不用掉就是浪费,两者如同天雷勾地火一拍即合。

水电在四川甚至在电厂门口就马上能换成美元。比特币就是一个中介,他协调整个环节里面的能源、生产、运输、管理、交易最后各方通过比特币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看上去似乎不错。

二:一纸征询意见稿出台,水电挖矿陡生变数。

在老关眼中,虽然单位电力的挖矿收益在不断减少,但是四川作为一个不算发达的省份亟需提升经济收入,而水电又是难得的清洁能源,对于多方而言水电挖矿都是一种理想的选择。

然而,今年四月份出台的国家发改委的一纸征询意见稿打破了这种和谐的状态。在征询意见稿中,数字货币挖矿产业被视为是一种高耗能的落后产业,列入征询意见稿的淘汰产业目录中。虽然意见稿只是处于对全社会公开征询状态,并未成为具备法律效力的红头文件,但是对于嗅觉灵敏的矿场主而言这无异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消极信号。

老关身边很多老矿工们也开始注意到这个消息,并且处于严正关注的状态。而最近四川大渡河沿岸的私建矿场治理在矿工群体眼中又是一个不寻常的信号。在闲聊中,算力君注意到矿工们都有一个共识“矿场正规化是“上面”的最终目的,以后可能所有机器跟用电都必须备案,可能再也没有看不到几毛钱一度的电了”。

悲观的矿工认为“今年可能就是四川矿场的最后一次狂欢了”一旦监管来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矿场将被收编与淘汰,而失去电力价格优势的四川又拿甚么留住矿工们呢?消亡的不会是比特币也不会是挖矿产业,而是四川这片矿工们心中的乐土。

四川的矿场今年到现在起码还有三成以上的机位到现在还空缺着,市场很理智会给对每一点改变给出相应的反馈。四川在老关这一帮最早入川的矿工心中,可能早已不是最为理想的落脚之地,他们行色匆匆,奔忙寻找下一个能给矿机安身立命的港湾。


三:进或者退,他们是一群永远在路上的人

矿工或者矿场的运营者们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有点像古时候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没有固定的落脚点。即使在四川内,A市电站给的电价比B市已经在用的电价便宜上几分钱都足以成为他们迁徙奔波的理由,一切向电价看齐。

而四川的水电只有在每年五月份到十月的雨季河流的丰水期能内能充沛稳定,而在其余时间中矿工们像候鸟一样带着机器回迁到他们的来处,一般他们在内蒙还有一个基地,但是火电的价格比起水电来要高上一大截。来回迁徙是每一名矿工必须具备的生存技能之一。

面对可能到来的政策性风险,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应对之策。在老关看来,只要能找到便宜的能源,一切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他们已经先后考察过东南亚、澳洲,欧洲及中东的部分国家,眼光早已经是全球性的了。

老关跟算力君讲,他的矿机已经部分开始尝试海外矿场托管了,全球几个大一点的矿场都有老关机器,目的是试探一下行情,为即将到来的可能做好准备。这么多年的矿工生涯让他早就参透了未雨绸缪,每一次危机的背后都是一场未曾预见的机会。入川使老关已经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现在他的目标是做一个国际化的人士。老关讲:比特币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是没有国界的,所以老关相信比特币一定会变得很强大,因为消除边界是历史的必然,而比特币正是这种历史必然性的先驱物种。

人不管向那个方向迈步,最后他都是在前进,对于矿圈而言也是如此。

原文链接:https://www.tuoluocaijing.cn/article/detail-45053.html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55498.50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矿机湾,不构成投资建议,请独立判断与决策。

币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0 +1
标签: 四川 矿场 挖矿 水电 丰水期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