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购物车0
华盛顿邮报:神奇的比特币挖矿在藏区找到了新家
2016-09-17 00:00:00 作者:未知 查看数量:3168
摘要: 在青藏高原边缘的深山里一个比特币矿场建设在水电站旁边(Paul Ratje/华盛顿邮报) 在中国西部青藏高原的的深山里,一座铁皮厂房里数千台比特币挖矿机纵向排开,这些机器不断的产出大量的噪音和热气。 在机房外蓝 ...

在中国西部青藏高原的的深山里,一座铁皮厂房里数千台比特币挖矿机纵向排开,这些机器不断的产出大量的噪音和热气。

在机房外蓝天白云,青山层峦叠嶂,在机房外一群山羊悠闲的路过一堆废弃的泡沫包装。走进机房,外面的宁静瞬间变为机器的轰鸣声。机器上各种红色、蓝色、绿色的小灯不停的闪烁着,用来散热的冷却水顺着铜网做的墙壁流淌下来,大型的换气风扇努力的将大量比特币挖矿机产出的热气排出机房。

这就是一个中国西部深山里的比特币矿场,世界领先的数字货币机房。这里的集中运算设备提供算力给世界比特币网络,用来记录比特币交易,支撑着世界比特币网络的运行。这些机器在解决复杂数学计算问题的同时获得比特币奖励:这样就产出了新的比特币进入流通,为了获得奖励的比特币,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比特币挖矿这个行业中。

比特币的设计初衷是创造一种政府控制之外的去中心化的货币,一个乌托邦式的自由主义理想。这个去中心化的货币发行工具不仅可以方便的在全球完成比特币交易,同样能够满足那些已经对全球货币体系失去信心的人的需要,而发明这个技术的程序员是谁至今仍然是个谜。

在西藏有很多矿山,有些甚至是金矿。但在这里这个数字货币矿场是虚拟的,它能够建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这里便宜的水电,另一方面也是中国企业家之间独特的合作关系。

有一段时间比特币也被毒贩利用,变成:“丝绸之路”的支付手段,“丝绸之路”是一个交易毒品的网上地下黑市,被FBI在2014年查封。

今天比特币产业已经开始走向成熟,同时整个产业的重心也开始转到到中国,远离了当初极客们的自由梦想,开始被风险投资企业所控制。

Eric Mu说“当比特币被发明出来的时候,一开始接受它的只是一些网络极客”Eric Mu是HaoBtc的首席市场运营官,管理着这个位于中国西部四川省内的比特币矿场“现在越来越多的银行家,律师开始接受比特币,现在这个行业正在改变”

比特币是什么?

比特币支付可以直接在收发两方之间进行,无需中介,同时全球支付,手续费也要比普通金融手段低得多,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实现了避免双重支付的数字货币技术。

数字货币带来的变化同样影响着中国

在今天,中国公司的比特币算力占据世界比特币算力的70%,中国工厂生产着全世界最便宜的比特币矿机,同时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70%也发生在中国。

比特币产业正在持续膨胀,现在已经有150余万个比特币在流通:每个价值约615美元,整个市场市值达92亿美元。

对于一些人来说,曾经被热爱自由的网络极客们掌握额的技术现在被中国统治是讽刺的。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个情况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中国矿工不同意提升交易速度和容量的比特币扩容提案。

但这些担忧很有可能被夸大了

Emin Gün Sirer说:“一些西方人士把中国矿工的定义得以偏概全了”Emin Gün Sirer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中国的比特币矿工并没有同时属于某个公司或者互相串通”

(郭华是一位矿场管理员,正在中国四川的一个矿场里巡视设备,Paul Ratje/华盛顿邮报)

但Sirer也提示说比特币算力集中在一个国家也是一种风险。

如果中国政府愿意,理论上中国政府能够查封矿工的账户和矿机

中国政府如果要查封比特币,虽然政府无法直接没收比特币资产,但政府可以阻止比特币的流动。被政府控制是比特币设计之初最不能接受的,与比特币去中心化的自由目标相违背。

中国之前的“互联网长城”已经让全球看到了中国政府的控制力,可以让中国的互联网市场独立于世界之外,运营着有别于互联网世界的自己的监管规范。

在这里,在四川的深山里,很难看到任何证据中国人有任何阴谋把比特币带向坏的方向。

目前中国政府并没有禁止比特币,只是有轻微的管控,在2013年政府禁止银行直接参与比特币交易,但是个人交易是被允许的,并且挖矿也是可以进行的。

中国的比特币产业包括投资家和梦想家。IT及电气工程从业者组成的玩家群体。这些人里有一位投资者许瑞安,许瑞安一位在中国出生的澳大利亚人,喜爱比特币,对自由经济开始变得很感兴趣,他的工作是核电站的一位操作员,他认为自己是具有一个乌托邦理想的风险投资者

在四川康定吃完饭时他说

“全世界各国政府都在不停的印钱稀释个人财务,这样的金融体系每隔5-10年就会出现一次金融危机,这样的货币体系已经病入膏肓,需要治疗。”

他说他并不肯定比特币就一定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但目前看来比特币是一个有用的尝试。

为什么中国会在比特币产业中占据主要地位呢?

集中运行比特币矿机非常耗电,比特币挖矿竞争是激烈的,利润空间并不大:许的矿机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便宜的电力,从冰岛到格鲁吉亚,然后到华盛顿州,从中国北部内蒙古,到现在四川的山区,许找过了很多地方。

许最新的矿场正在建设中,在变电站和水电站之间,在康定和kongyu之间。

中国的电力公司在中国经济的扩展器在四川西部投资建设了大量水电站。当经济增长放缓以后他们的电力不能再顺利出售给国家电网。

Eric Mu Haobtc的首席运营官说:“这些电站当初花费了大量资金来建设,一旦建成后,几乎不怎么需要再投入大量资金维护,所以这些电站愿意把电卖给愿意购买的人,即使价格很低”

Mu在3个矿场雇佣了10个人,每人每月有6000人民币的工资,在当地算是很不错的收入了。

HaoBtc还有一个在新疆的新矿场将放置超过11000台机子,每天将产出80个比特币。

中国的企业家不是唯一参与比特币经济圈的人。

在被剥夺了其他好的投机机会以及糟糕的股市投资环境之后,中国的普通公民也大量参与到比特币投资中。

Bobby Lee一位硅谷的工程师,BTCC的合伙人,运营着中国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LEE说全世界赌场的主要客人都是中国人,这个现象反映了中国人本能中的赌性。

随着比特币的不断成熟,比特币也经历着成长中的烦恼

在今年的8月2日一个香港的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客户账户中的价值7200万美元的120000个比特币被黑客偷走了,这个消息引起了全球比特币价格下跌20%,这个消息再次提醒人民数字货币的安全性非常重要。

同时最近比特币网络有过载的迹象,比特币网络每秒可以处理三笔交易,和Visa网络每秒可以处理24000币交易的能力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比特币产业就这个问题已经分裂成两派,一派认为应该实现扩容增加比特币网络的交易处理能力,一派认为则应遵照比特币设计之初那样增加手续费来解决交易拥塞的问题。

徐瑞安展示了他的最新矿场的一部分,这个矿场仍在建设中。 (Paul Ratje/华盛顿邮报)

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Jeff Garzik说:一个新的技术方向正在开发中,将会允许比特币网络处理每秒处理数以万计的交易。

“我认为随着新技术的开发上线,比特币交易网络能够满足全世界的人买咖啡时都选择用比特币支付”他说“比特币真的能替代你手中的现金货币”

Shirer并不太担心比特币算力集中于中国,因为这个市场随时在变化,统治者也每年都在变。

“这个市场的统治地位很容易变换,因为谁都可以进入这个市场,如果中国的算力突然消失,其他竞争者的算力在24小时内就会补充上。”

在四川山区的比特币矿场里,矿工们经常玩麻将、打扑克、抽烟、玩智能手机来打发空闲时间。矿场经理郭华还是喜欢摆弄他的摄像机,他曾经经营过一家摄像机修理店,市场经理吴,他一年中只有几个星期在这里,在矿场空闲的时间喜欢看书,或者去最近的镇上买香烟给他的室友。他有时候会远足去深山里探寻遥远的藏族村寨,呼吸新鲜空气,洗涤下胸中沉闷的北京雾霾。

无论什么时候,比特币矿场里的机器都在轰鸣的运行着。

稿源:华盛顿邮报

作者: Simon Denyer

素材提供:Xu Yangjingjing

翻译:彩云 lvl

0 +1
标签: 比特币 挖矿 比特币挖矿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
查看更多评论